当前位置:首页 > 顿顿看三江 > 他乡惊艳风雨桥
顿顿看三江
他乡惊艳风雨桥
 发布时间:2012-04-11 12:41:31   作者:刘顿顿   查看次数:11777次  评论:59条                                                                                  

    春节期间,我带家人去厦门旅游观光。在厦门的日子里,那一览无余的万顷碧波,那海鸥翩翩、渔帆点点的海面,还有那海内外驰名风光旖旎的鼓浪屿,都使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当来到厦门又一名胜地园博园时,眼前所见更使我吃惊不小。一条宽宽的溪流上一座带盖顶的桥横跨东西,非常有气势,非常惹人注意。这时儿子大叫起来:“爸爸,这儿有座广西的风雨桥!”我细细察看,只见那长长走廊屋顶的翘角,那工艺精细的重檐桥亭,竟然与三江的风雨桥大同小异。游客们也大多被这独特的景致吸引,桥上人摸摸这、瞧瞧那,十分的爱抚,桥下也有许多游客们也举起了相机摄影留念,没想到离广西几千公里外的东海之滨还能见到如此亲近的景物,我立即掏出手机给三江的朋友打电话,一同分享这份异常的惊喜。
    其实,这几年全国各地都在建风雨桥,连我生活的南京的绿博园也建有风雨桥。在南京绿博园景区内,中外各地精品建筑散布,其中侗家风雨桥也赫然在目,成了一股独特的风景线。静下心来,我不由得深入地想,在这素有挑剔眼光的古都南京,历来是华夏文化的荟萃之地,竟然能把西南边陲的侗族风雨桥请进来,并且与中外文化珍品比肩并列,可见侗族风雨桥的魅力无穷,已广为世人所推崇,这是挡都挡不住的现实。
    思绪又回到一年前我慕名前往旅游胜地阳朔游览的时日,没想到这阳朔风光也与侗家文化有着那么紧密的联系。此前,任泉和李冰冰拍的康美药业的企业电视公益广告给我印象深刻,唯美得让人震撼,电视画面上有桂林的山和水、侗族的风雨桥、鼓楼和侗寨、穿着侗族服装的少男少女,还配合了优美的歌曲,我听说康美药业公益广告拍摄地点就在这里。在世外桃园里,我确实看到他们在主打的侗族牌,在那里不仅有风雨桥、鼓楼和大面积的侗寨,还有侗族大歌、琵琶歌、吹芦笙、多耶舞、行歌坐夜等侗族文化展示。在一群穿着民族服装吹芦笙表演的人中,竟然有年长者认出我了,我很惊讶,一交谈,原来他们这些人全部来自三江林溪的村民,他们一年有近4个月在这里表演挣钱。由此我又想到这甲天下的大桂林旅游还得于侗家文化的滋润,少了它,游客那种如醉如痴的欣赏效果也就会大打折扣。
    这温情扑面的风雨桥和以风雨桥为代表的侗家优秀文化遗产,使我心醉,使我激动。其实在祖国东西南北很多地方都会找到它们健美的身影,我的惊奇只能说明我的孤陋寡闻而已。但是,是什么魔力使它们脱颖而出走出侗家山寨,被世人广为推崇,甚至作为中华民族的文化精品到处展示?这又使我陷入深层次的思考之中。还是让我先来梳理一下多年的观察了解和体会心得吧。
    在三江工作生活的几年里,我一直对风雨桥这种建筑形式绕有兴趣,我买过许多有关风雨桥的书籍和画册,也比较过广西和贵州风雨桥的不同特点,我了解到现在精美的风雨桥是经过漫长历史长河中的冲洗演化而来,风雨桥的建筑形式经历了由初级简易形式到高级精美形式的发展过程。
初级简易形式的风雨桥其实从结构、造型、装饰、工艺上看十分简约,大部分是无重檐盖顶长廊式的桥,少部分比较讲究的简易形式也只是在长廊单层檐顶的中央或两侧,各加一小段一层或两层与底檐同向的檐帽顶而已。
    按我的推测,在那初级简易形式风雨桥产生之前的相当长一段历史时期,可能连上述的简易形式都没有,也许只用一些树皮盖盖顶就可以了,“风雨桥”顾名思义就是又能过桥又能躲避风雨的地方,最初的风雨桥讲究的就是这些实用功能,要那么复杂干吗?侗族依山而居,依水而住,山处多雨,在田地干活突然下雨怎么办,夏天太阳底下耕作在哪歇息?于是侗族同胞便发明并建造了这一形式,既可以过河通行,又可以歇息乘凉、躲避风雨,何其的富有智慧和创意!
    高级风雨桥在造型上,突破初级形式廊体单层顶盖的单调平板形式,通常以中央和两侧分为三点式,增设与鼓楼相同的三层或五层重檐塔楼,使廊体的形状更为丰满并形成宏伟气势。林溪的程阳桥发展到五点式重檐塔楼,我们县城的中山风雨桥更是发展到七点式重檐塔楼。另外中座塔楼的形状大小、高度、造型等规格强于两侧塔楼,使之既变化丰富而又有主次之分,突出中央的核心主体地位。
    风雨桥从初级避风雨的属性,演进到高级注重的核心本质美的属性,可见侗族人民善于吸收外来文化精华,有赖于建筑技术、建筑艺术、审美水平有了大幅度的提升,更有赖于经济的发展和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
    从风雨桥的演变,我们可以看出:侗族文化其实一直处在发展变化之中。我们今天看到的侗族文化,并不是一开始就是这样,而是经过一代一代人的创新和改进演变而来。不光是风雨桥如此,其它建筑形式、侗族服装、侗族音乐等都一直在发展演变着。我坚定地认为:侗族文化的生命力就在其与时俱进,如果没有发展和创新,可以说就没有侗族文化的今天,如果没有发展和创新,未来的侗族文化的传承将没有出路。
    我反对对侗族文化盲目的保护,我主张“在保护区里保护,非保护区内创新”,也就是我主张:土的要更土,洋的要更洋。“在保护区内保护”有两个目的,一个目的是保留侗族文化历史的印迹,另一个目的是为了观光,是为旅游经济服务。“非保护区内创新”目的就是使侗族文化有取有舍,有选择也有放弃,要保护是其精髓部分并加以发展,切忌一股脑儿、不假思索地全面保护。
    在三江生活的几年里,我越来越认为侗族文化的发展和创新比保护更重要,发展才是一种最好的保护。为什么我要强调发展?因为在信息化、全球化的今天,古老的侗族文化与现代文明在博弈中很难取胜。我们看到越来越少的人穿侗族服装了,80、90后的年青人很少会说侗话和会打油茶了,住在木制侗寨民居的老百姓也逐渐开始在改变居住方式,他们中间一些人或用砖、水泥建起几层自建房,甚至有些人还在城里购买商品房。
    所以,在对待侗族文化的传承上一定要情感归情感,理性归理性。部分侗族的生活方式已与现代社会生活是相脱节的,继续保存下去相当困难,一定会面临淘汰的威胁,你想死撑着也不行,这是逆历史潮流而撑。我们要做的就是把那些生活方式留下其影像和其他相关资料,让我们后人知道他们的祖先曾经这么生活过。比如说侗语,我不认为在中学里普及侗语有什么意义,因为从整个历史发展的进程看,侗语必然会消失。为什么会消失?因为侗语的形成与地域封闭性有关,而现代社会将是一个开放体,你讲侗话与谁交流?就别说侗语,有专家认为几百年后,这个世界可能只保留两种语言,一种是英语,一种是汉语。英语是世界共同承认的国际通用语言,而汉语是世界上使用人口最多的语言。有专家认为象日语、韩语都会消失,因为日语、韩语只有日本和韩国有限的区域内说,而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各国交流和交往将更加密切,日语、韩语的被弱化是一种必然。
    那么,哪些侗族文化需要保护和创新?哪些让其自生自灭呢?我认为传统的侗族生活方式不一定要刻意保护,因为这个世界上的人们在生活上的要求基本是趋同的,我们要与现代生活相接轨,在生活上拒绝现代文明是一种倒退。而侗族的文化艺术及部分精神世界的东西却是需要保护和创新,因为文化艺术是要求多元的,比如说侗族的建筑、艺术、音乐等等。侗族文化的独特性和个性化十分突出,我们只要在此基础上发展和创新,侗族文化不仅不落伍,相反会成为一种时尚,风雨桥就是典型的例子。再比如“侗乡鸟巢”,传统的侗族建筑中并没有这个东西,我们看到“侗乡鸟巢”保留了传统侗族的元素和符号,所以很是大气、精美,又不失侗族建筑风格。还有侗族大歌,这种艺术形式在东西方世界都很少,很是了不起,侗族大歌应将其再创新,将其发展成多种艺术形式的侗族大歌,这样将会成为永恒的经典。
    所以我反对少数侗族专家对侗族文化的发展的批评,有些侗族专家不断地批评这不是侗族东西,那不是侗族东西,对侗族文化的发展最先需要解放思想的就是少数的侗族专家,我认为侗族专家的最主要的任务应是指导侗族文化创新,而不是侗族文化的纯学术研究。
    我认为从广义上说:只要是侗族人创造的文化都应是侗族文化。不要忌讳别人对你的发展创造说三道四,侗族文化不顺应时代潮流变化而改变,那么其面对的将是逐渐衰亡和最终消失。对待侗族文化,不要死的保护,而要活的发展,这是新时代赋予我们的硬任务。
    三生有幸,人到不惑之年,上苍赐予我在三江这么好一个工作和学习的地方,我也深深被这块热土地感化,现在我已能说三江桂柳话和少许的侗语,也完全适应三江的生活习俗,我为自己是半个三江人而欣慰。我真诚希望侗族文化有更科学的保护和发展,将会有更多的珍品瑰宝走向全国、走向世界;三江也将作为灿烂民族文化的先进代表越来越被世人熟知,成为他们仰慕钦羡的天堂。

评论
用 户 名:   密  码:   不填写将作为游客发表评论。(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