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顿顿看三江 > 区域视角下的三江旅游
顿顿看三江
区域视角下的三江旅游
 发布时间:2012-07-11 11:31:17   作者:刘顿顿   查看次数:208358次  评论:41条                                                                                  

一、前   言

我不是专家学者、不是官员,我是旅游行业的业余观察家,所以我的观点不够学术化。我在三江生活了5年,对桂湘黔三省交界区域旅游和三江旅游有一些自己的理解和心得,愿与大家分享。
    我认为分析三江旅游必须要在大的区域背景下研究,我们要搞清楚:一、三江处于何种区位?二、三江在所在的区域旅游中处于何种地位和作用?三、周边县景点与三江旅游景点的关系如何?四、在这个区域旅游当中,三江旅游的优势在哪?劣势在哪?三江旅游如何做到扬长避短?
    三江属于三省交界,桂湘黔三省交界区的县域都是旅游资源比较丰富的地方,比如说通道、黎平、从江、龙胜、融水等县。这三省六县的景点有其对立的一面,也统一的一面。从对立面讲,它们有很多雷同的地方、景点建设有很多重复的地方,因为彼此相距较近,部分景点实际上是挤压式发展;但这六县的景点也有统一的一面,部分景点有差异化和个性,它们又有相互补充和协作的一面。
    因此,一方面,全面梳理桂湘黔交界的区域旅游,对进一步对三江旅游十分有必要,另一方面,三江旅游不是个案,研究好三江,必然对区域旅游各县旅游有借鉴意义。

二、桂湘黔交界的区域旅游现状

目前桂湘黔三省交界区的县域都不靠大城市,都属于欠发达地区,从经济发展角度,这些县经济不是“群英荟萃”,而是“萝卜开会”, 去年,各县财政总收入完成情况:通道县1.79亿元,龙胜县 3.27亿元,融水县4.03亿元,三江县2.3亿元,从江县2.63亿元,梨平2.8亿元,从经济总量和发展水平来说,融水相比而言较突出。
因为发展落后,且各县又无工业基础和第二产业优势可言,各县将发展旅游作为县域发展的重中之中,所以各县提出了许多的发展旅游的战略和口号,形成了各具风格的旅游经济。

1、融水旅游
    融水旅游起步比较早,但这些年有些滞后,近几年已落在三江旅游之后,但融水旅游的潜力不容小视,而且从长期看,融水旅游价值和影响力难以估量。
    当前,融水的旅游主要是柳州周末或节假日度假旅游,游客主要游贝江、雨卜和龙女沟等,这些景点虽很不错,但仍属于区域性景点,很难吸引大量的国内和国际游客。但融水的旅游对150万人口的柳州市民还是很有吸引力,一到周末,柳州市没有什么玩的,去距离较近的人称“小桂林”的融水几乎是首选,所以周末自驾游去融水的柳州人很多。
    其实融水有一个重量级旅游景区,那就是元宝山,但可惜目前离元宝山县城路远,且开发滞后,去的人很少。元宝山是全国为数不多的未被破坏的原始森林,元宝山部分是茂密的原始森林,人还没进去过。元宝山完全可以打造国家级景区。元宝山要打好“野人”这张牌,将“野人”文化游览当作融水特色旅游项目来开发与建设。
    未来的融水面临两个很大机遇,一个机遇是三柳高速的动工,如果建成,融水到柳州只有40分钟的车程,到那时,自然风光优越的融水完全可以成为名副其实的“柳州后花园”;另一个机遇是桂林到河池高速的计划动工,如果建成,融水到桂林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那融水也可以真正地纳入“桂林旅游圈”, 元宝山就可以向全国、全世界推。
    融水自然风光很有优势,短期内只做一个事情,就是做好150万人口柳州的旅游内需,就这个蛋糕,融水短期内够吃了。但长期讲,融水有还是要靠元宝山,元宝山是个大元宝,做好元宝山景区,未来融水旅游很有可能将周边县的旅游甩在后面。

2、黎平、从江旅游
    黎平县以侗族文化为核心和支撑点, 黎平县的旅游实际上是打三张牌:自然风光、红色旅游文化、侗族文化。
    黎平旅游最大问题是县内交通和基础设施的落后,旅游点很分散,而黎平县域财力不够,无法在短期聚集投资,这是制约黎平旅游的最大瓶颈,比如说号称天下第一侗寨的肇兴这一景点,离县城估计有一个半小时车程(离县城72公里,路的等级很差),而三江程阳八寨离县城只有18公里的路程。所以在黎平旅游最大的尴尬是去每个景点时间成本太大。
黎平旅游最大的优势就是侗族文化,比如说侗族大歌,侗族大歌可以说是黔东南旅游的金字招牌。目前,北京有位三江籍作家兼歌手吴虹飞正在黎平国际音乐节的策划,计划将崔健、汪峰、萨顶顶等歌手请去,一边唱摇滚、一边唱侗族大歌,我猜想黎平想借机炒作和宣传。
    从江县是贵州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县,也是最后一个完成通乡公路建设的县。过去,人们只要一提起从江,大脑里大概有两个印象,一个印象是:“贫穷”、“落后”、“偏僻”。另一个印象是:“最后一个枪手部落”——岜沙苗寨、“侗族大歌之乡”——小黄侗寨等在国内具有知名度的旅游品牌。
    从江县旅游业发展最大的优势就是原生态。从江县旅游业发展最大的问题是从江县城建设得太差,有人笑:由从江去一趟三江,就好象去了一趟大城市。从江县城建设没有什么特色,基础设施落后,且县城的居民从事的基本上与旅游无关的事情。

3、龙胜旅游
    从比较而言,目前桂湘黔三省交界6个县,龙胜旅游做得最为成功。龙胜旅游成功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有利的区位优势,一个是龙胜旅游项目运作的成功。
    目前龙胜旅游是最大的优势是其区位上靠近桂林,由于其所处桂林旅游圈范围,这使像龙胜温泉和梯田这样的好东西并没有藏在深山老林里。龙胜的旅游主要来自桂林旅游人口的分流,比如说南京到桂林4日游,一般情况下旅游社会安排其中一天去龙胜。
    龙胜是大桂林旅游圈中的一朵奇葩,有堪称“天下一绝”的龙脊梯田景区,有被誉为“人间瑶池”的龙胜温泉、有被称做“动植物王国”的花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龙胜温泉的休闲度假游一直很火爆,其基础建设起点比较高,民营资本也运作很成功,是广西众多温泉中最成功的一个。龙胜温泉唯一的劣势是离县城和桂林远了点。在中国上规模的温泉估计有上千处,光广西上规模的温泉不下几十处,比如说陆川温泉、贺州温泉、象州温泉、平乐温泉、防城港温泉,南宁周边的嘉和温泉、九曲湾温泉、容县温泉等。所以龙胜温泉其实并不具有唯一性,龙胜温泉属于区域性景点,很难吸引国内和国际游客,主要是吸引桂林市及龙胜周边县的旅游人口,但做足这块,对体量不大的龙胜温泉来说,已经“够吃了”。龙脊梯田则具有唯一性和国家级,确实像天与地之间一幅幅巨大的抽象画。每个看见这一景色,心灵都会被深深地震撼,钦佩大自然的雄奇和人的伟力。
    龙胜旅游最大的短板还是在县城建设,由于龙胜县城城区土地面积不大,拓展空间有限,加之过去规划的滞后,县城建设很难有大的作为。随着桑江北区的建成后,未来城市扩容仍然是个问题。龙胜旅游景区提供休闲的空间毕竟有限,县城由于土地限制,很难形成游客吃喝玩乐的特色街区,县城与旅游关系不大。目前龙胜旅游仍是以观光游为主,休闲度假游还没有成规模。

4、通道旅游
   通道的旅游分三大块:一、生态旅游:万佛山和龙底漂流以及周边宏门冲原始次生林。二、侗文化村旅游:黄都侗文化村。三、红色旅游:主打品牌红军转兵旧址“恭城书院”。
   我认为通道的游客来自三个方面:一、长沙市民及长期旅居长沙的外地人口。因为路途远,来的游客毕竟很少。二、依托张家界、凤凰旅游圈,可以分流一部分游客。三、依托桂林、阳朔旅游圈。由桂林入湘,可以经过著名的龙胜梯田进入通道,这也是非常具有潜力的旅游线路。通道旅游的唯一出路就是在于桂林旅游圈。

三、桂湘黔交界的区域旅游问题分析

从桂湘黔三省交界区的区域旅游分析,我们总结得出四个结论:
    一、桂湘黔三省六县的旅游资源特点基本雷同,主要都打民族游和生态游两张。
    二、桂湘黔三省六县几乎清一色都在提“宜居、生态、民族、特色”相同的口号,而其背后生态、民族、特色文化同质化问题突出,旅游错位发展不足。
    三、桂湘黔三省六县产业经济都很薄弱,旅游急需外来的推动力来加速推动,其很难完全靠自身的人力、财力推动。
    四、桂湘黔三省六县区域旅游组合发展才刚刚起步,合作潜力和空间很大,区域旅游一体化正逐步增强。

四、三江旅游的定位和出路

    2011年三江全县接待游客131.53万人次,在湘黔三省6县中仅次于龙胜,龙胜2011年接待游客170.01万人次,排第一位,三江排第二位,在三江生活,明显感觉到三江旅游人口在逐年增长。
    尽管每年到访三江的游客有不少,但三江老百姓和政府并没有挣到太多的钱,三江人县域和县城老百姓过着几乎与旅游无关的生活,旅游收入的比例占三江总GDP仍很小。
    但是三江县的景点确实拿得出手,三江的旅游景点一点也不输给龙胜,三江的旅游景点至少有三大亮点:
    一、三江拥有着世界四大历史名桥之——程阳永济桥,以及其周边的原生态侗族民居——程阳八寨;
    二、三江是有着居多侗族文化符号及特色的县城,三江县委和县政府将整个县城定位“大侗寨”。三江县城是桂湘黔三省6县中最具特色、城市建设做得做好的一个县城,县城内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单体木制结构——侗乡鸟巢、世界上最高的鼓楼、世界上最长的风雨桥;并拥有着广西最具特色民族广场和广西县级唯一的奇石城等,三江县城城市景观十分突出。
    三、三江有大型实景演出——坐夜,有人说可以与印象刘三姐像媲美。这台实景演出汇聚了中国侗族地区婚恋、劳作、歌舞、民风民俗等侗族文化。通过侗族大歌、喊姑娘、闹姑娘、坐姑娘、姑娘节、多耶团圆六个篇章,并借助世界吉尼斯之最的“侗乡鸟巢”舞台优势和现代高科技表现手法,淋漓尽致地再现了原生态的侗族风情。
    虽说三江拥有以上旅游亮点,但仅此就想将三江的旅游扩大推出可能效果会与预期的有着较大有差距,因为目前的三江在旅游上仍面临着两个较大的问题。
    问题一:三江旅游目前还没有真正融入大桂林的旅游圈,其主要是受交通和接待能力问题直接影响。对游客来说三江到桂林是两个半小时车程,时间成本太长;对旅游社来说,由于接待能力有限,宾馆打折空间小,旅游社推三江团的动力不够,所以华东片桂林4日游包括龙胜,基本不包括三江。
    问题二:程阳桥、鼓楼、侗乡鸟巢、多耶广场等几乎三江所有旅游景点都是观光,极其缺乏休闲度假的地方,除了观光,没有什么吃的,玩的,他们转一圈就走了,观光游对三江经济的贡献主要是门票,许多人只能是到此一游走马观花,甚至自带矿泉水,因此目前三江旅游业对经济贡献很小。
    结合区域背景,三江旅游要做些反思,一方面反思,三江旅游没有真正融入大桂林旅游圈对三江来说吃了大亏,因为从利益角度讲,桂林与三江实际上是相互需要的,而不应是三江对桂林的“单相思”。我们认为作为桂林旅游,其完全需要与其周边地区互动。如果没有桂林与周边地区互动,桂林的旅游是苍白的。我们看到桂林除了卖漓江山水外,其它卖的很多是人造景观,比如说室外桃源、印象刘三姐。而三江的侗族文化、融水的元宝山如此原生态和世界级,对桂林有很大的吸引力。所以随着交通和接待能力的提高,桂林的下一个支点就是三江和融水。另一方面反思,我们一定要搞清楚,虽然侗族文化是三江最大的卖点,但侗族文化本身无法直接卖出大价钱,一定要跳出侗族文化看侗族文化。从旅游经济角度上讲,侗族文化只是一个的噱头和借口。绝对不能为了特色而特色,特色是为旅游经济服务的,侗族文化的延伸产业是获取回报的主要盈利点 所以我们认为三江旅游有两个出路:
    一个出路是三江旅游应以市场为导向,把民族特色、休闲旅游有机地结合起来,构建多元化的旅游产品体系,三江旅游应打造这样的一种模式——侗族文化+休闲娱乐。现在人们生活压力很大,游客到三江主要是来“偷懒”,没有人有义务去了解你的侗族文化。三江县城应尽快修建侗族特色街区,塑造独特的文化空间,给游客营建一个带有“家”的味道的各色主题住所,同时集美食、娱乐、购物于一体,为度假区及居住区提供吃、喝、玩、乐的空间,体会“慢生活”,体会品味舌尖上的中国,在轻松、快乐的方式中品位民族风情。
    一个出路是三江旅游一定要有“大旅游概念”,三江与周边县的旅游景点不要挤压式发展,应错位发展、组合发展,要有要协同作战,要共建平台。比如说新推出的桂北风情旅游走廊正是多地旅游合作的典范,该线路经桂林、龙胜、三江、融水和柳州,构筑出一条旅游回廊,整合了龙脊梯田、三江程阳八寨和百里柳江等优质旅游资源,尤其受到欧美游客的热捧。
未来大桂林的格局在国家层面的推动下可能将发生重大变化,现在的桂林处于爆发期,一方面是高速公路和铁路为基础的交通日益完善, 将增加桂林的吸引力;另一个方面桂林大旅游圈将快速推进超越行政区域,以桂林为圆心、方圆几百公里范围的景点都包括其中, 三江、融水还属于其最近的范围,所以桂林大旅游圈旅游资源极其丰富,影响力与日倍增。
所以三江旅游不应该是成为独立品牌,而应该成为区域中的一个分子。我认为中国旅游发展到一定程度一定会从广度游到深度游,比如第一次去欧洲一定是先将欧洲七、八个国家一起看完,下次去就慢慢专题看,比如下次去先专门去看德国、再去看专门法国、再去意大利等等。同样,当桂林游发展到一定程度,游客到桂林都去过一次到两次了,下次再去一定会经过桂林,专门来做一个在桂湘黔三省交界区域内具有自然风光和民族特色的专题旅游。如果这样,龙胜和三江将不再是桂林旅游的延伸产品。尤其是随着高铁的开通,高铁时代”的下的桂湘黔三省交界区域旅游将面临融入珠三角、以珠三角为旅游门户的历史性机遇,抓住这个机遇,桂湘黔三省交界区旅游就能真正走向世界。
    所以,我倡议桂湘黔三省交界区旅游应统一做规划,不要搞重复建设或者太多雷同的东西,更能各自为政。游客的旅游时间很有限,因此区域内景点差异化非常重要,建议桂湘黔三省交界区旅游打破行政区划的束缚,打组合拳,形成系统、统一的区域旅游大格局。
在这个区域背景下,三江的旅游一定会更快融入区域旅游一体化的进程当中,在融入区域旅游清醒定位,发挥自己的长处,规避自己的短处,充分展示自己的个性,在相信三江的旅游一定有一个更美好的明天。

 (注:本文摘自刘顿顿在首届中国•大桂林旅游“桂湘原生态风情节民族旅游发展研讨会上的演讲)

评论
用 户 名:   密  码:   不填写将作为游客发表评论。(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